重要消息 |
從執業律師的角度看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
發布時間:2014-10-13 16:51:36 作者: 魏建平 來源:中國律師網

  作為一名在法律服務行業摸爬滾打十余年執業多年的律師,對律師執業、律師行業有著切身地體驗,而隨著互聯網的大面積使用和興起,互聯網思維已經滲透到了各個行業,法律服務行業也不例外。進入2014年,似乎這個勢頭來的更猛烈些,法律服務的互聯網化更是如火如荼。筆者試圖從一個執業律師角度,探析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以能夠從所謂的傳統法律服務走向現代法律服務或者法律服務的新時代。

  一、關于互聯網思維

  經過多個角度和途徑檢索和搜索,大致理順的互聯網思維的定義為:充分利用互聯網的精神、價值、技術、方法、規則、機會指導、處理、創新工作的思想。互聯網思維的特征為以用戶體驗為中心,真正找到用戶的痛點,找到用戶的普遍需求,為客戶創造價值。

  另外一個容易接受的解讀為:所謂互聯網思維就是由眾多點相互連接起來的,非平面、立體化的,無中心、無邊緣的網狀結構,它類似于人的大腦神經和血管組織的一種思維結構。比如傳統的寫作和解讀,常采用線性順序,由于受稿紙和書本有限空間的影響,人們必須按一定的時空和邏輯順序,書寫或解讀某種信息。而用電腦寫作和解讀,信息載體幾乎沒有空間限制,完全可以突破時間和邏輯的線性軌道。

  以上的描述,似乎都太學究了一點,但我們一直在不同場合耳聞的互聯網思維,在一些傳統企業已經開始全員學習,一場聲勢浩大的變革似乎已經山雨欲來,勢不可擋。

  這場變革的決心似乎都源于領導者,體現為對傳統的生意的改變,對新市場、新模式的全面擁抱,痛苦與快樂伴隨而至。

  可以明確的是,互聯網思維是意識和行為習慣的改變,它不僅僅是一個單位開通網站、申請微博、注冊微信公眾號就變成了互聯網思維的企業。諸如百貨與微信支付合作、銀行與 網絡合作、券商與網絡合作等引發的關注,均觸動著每個行業的神經。

  從互聯網出現到現在我們可以清晰看到演變的路徑,由傳播互聯網化到銷售互聯網化,再到業務互聯網化,最后現在變成企業互聯網化,這些轉折點的時代印記我們也并不陌生。在第一個階段作為傳播互聯網化時代,是門戶、搜索出現時,從時間上來看是早期互聯網形態,從Web1.0到2.0時代都有媒體扮演著這個角色,也有很多選擇進行傳播的互聯網化。就如同許多年前傳統公關公司盛行,當互聯網出現后,在傳播中的變化就是把PR變成了EPR;而銷售互聯網化則是淘寶、阿里巴巴、京東、1號店、蘇寧易購等電商的興起,很多企業開始在互聯網上賣產品,互聯網也成為一個銷售渠道;當到業務互聯網化時,已然是團購、定制等等業務模式的時代,此類型的業務就是互聯網的產物,近些年較為盛行;企業互聯網化則是從經營理念、結構、產品設計、銷售與營銷上都源于互聯網、出于互聯網,像小米手機、淘品牌等。

  諸如粉絲思維、迭代思維、大數據思維、極致思維、平臺思維、流量思維、簡約思維、社會化思維、跨界思維等大量的與互聯網嫁接的所謂互聯網思維充斥于耳,而互聯網思維需要從互聯網的本質思考,傳統的生意結合互聯網不應是簡單的內容輸出、產品輸出,需要的是觀念從頭到腳輸入,這樣互聯網思維才會接地氣,才會走的扎實!

  我們需要幾分冷靜:毋庸置疑,互聯網思維將會帶給包括法律服務業等行業沖擊,但亦不能被滿世界的互聯網思維炸昏了頭腦!

  我們更需要理性思考,再先進的方式也不能脫開最基本的商業邏輯!增加信息的對稱性,減少信息傳遞過程,降低客戶時間成本,有效滿足用戶需求,充分利用互聯網的精神、價值、技術、方法、規則、機會來提供服務、創新服務均是可以選擇的路徑。

  作為需要與時俱進的法律服務業,尤其是現在將法律服務業定位為現代服務業的前提下,我們作為執業律師,不得不就如何在互聯網思維下,伴隨(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科技手段,對整個法律專業服務生態進行重新審視、思考。

  二、關于法律服務

  法律服務是指律師、非律師法律工作者、法律專業人士或相關機構以其法律知識和技能為法人或自然人實現其正當權益、提高經濟效益、排除不法侵害、防范法律風險、維護自身合法權益而提供法律服務的專業活動,是通過法律專業人士,將法律運用于具體日常生產、生活、經營中,將固定的法律規則活化、運用的一個過程。

  法律服務具備以下特點:

  1、主要提供社會法律服務的是律師:律師成為提供社會化法律服務的中堅力量,也是整個法律服務中不可或缺的一個極。

  2、律師需要考取執業資格:成為執業律師需要首先經過考試合格,獲得法律職業資格,這是第一個門檻。

  3、執業需要許可并持有執業證:正式執業需要經歷一年的實習并經考核通過,獲得司法行政部門的許可,取得執業證。

  4、執業需要在一個依法設立的執業機構(主要是律師事務所):雖然律師執業多以個人為主、3--5人團隊亦多見,但仍就需要在一個機構執業。

  5、管理主要依靠自律和行業管理:律師作為法律服務的管理,主要靠律師個體的自律和律師行業協會的管理。

  6、是人對人的服務:法律服務是持有執業證的律師人對有法律服務需求的自然人或者法人單位(實質還是人)的人對人服務。

  7、現代設備、技術成為不可或缺的提高服務效率的手段:諸如電腦、網絡、傳真乃至QQ、MSN、微信、易信等軟、硬件及技術、手段等都廣泛地被用于作為提供法律的手段、途徑、方式、方法。

  三、目前已經運行的互聯網化的法律服務

  目前國內的互聯網化的法律服務,主要體現為新興數十余家法律電商,諸如中國法律網、中國大律師網、中國律師網、法律界、中律網、法務在線、中國法律顧問網、法邦網、好律師、法律管家、法寶網、綠狗、中律縱橫、律云、北大法寶、法易網、大華律盟、大狀網、褔師網等。

  而美國的Legalzoom、Rocketlawyer的傳奇式發展軌跡,帶來西方的這股強勁的法律電商春風,吹綠了春意萌動的國內創業者,一夜之間國內多家法律電商網站上線。

  Legalzoom,一家提供法律文件創建服務的美國網站,2009年收入1.03億美元,2010年1.21億美元,2011年1.56億美元,加州新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中,即有超過20%都使用了LegalZoom的服務。對于提供標準化在線法律服務的公司而言,這是一份漂亮的成績單,這一切才是開始,與美國知名法律電商網站同時傳入國內創業者的同業訊息還有Rocketlawyer——一個獲得谷歌風投支持的后起之秀,成為了Legalzoom的強勢競爭者,谷歌的加入,更是給這個行業的未來增加了誘惑力和說服力。

  盡管傳統的法律服務機構----律所還在沿著既有的軌道,波瀾不驚、循規蹈矩地發展。而國內在線法律服務創業者乃至部分執業律師已經在熱烈地討論傳統法律服務市場改造的議題了。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以及對個人與企業用戶的滲透,再加上標準化法律服務具有與互聯網結合的天然基因,無疑法律服務領域將掀起一波變革浪潮,線上的標準化法律服務將極大的影響線下傳統法律服務的市場格局,已經成為主流乃至定論。

  不幸的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似乎有點骨感,事情總不會像預期般美好,迎接國內法律電商創業者的是網站業務的持續低迷、高負債運營甚至倒閉。于是,焦慮的情緒悄悄的爬上眉梢。截至目前,似乎尚無任何一家法律電商公司架構起真正有效的在線法律服務模式,亦未取得驕人的業績,更無在中國這片熱土上的標桿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誕生。

  筆者所在律所亦與多家法律服務電商建立合作,對相關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的服務和運營有不同程度地了解,同時為完成本文,也查閱了大量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發現基本模式雷同,尚無一家可以很好地解決技術與法律的互聯互通,將兩者合二為一:做法律電商的網絡公司如何才能徹底懂法律服務,做法律服務的律師(律所)如何才能徹底懂互聯網,如何調動對法律服務精通、專業水平高、閱歷豐富的執業律師借助互聯網從事法律服務的積極性或者干脆將該類律師收編、整合為互聯網法律服務的服務提供者、內部人之一,又如何將二者無縫融合,形成合力,推向市場,獲得認可,贏得客戶,取得利潤,均值得深思。

  四、執業律師的角度看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

  (一)經過對互聯網思維和法律服務的梳理,筆者覺得,從執業律師的角度看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似乎需要回答以下幾個問題:

  1、互聯網法律服務到底要界定為互聯網行業還是法律服務行業?

  2、互聯網法律服務提供商是否需要申請營業許可?

  3、互聯網法律服務的邊界如何界定?

  4、互聯網法律服務到底歸哪個部門管理?

  5、互聯網法律服務的安全性如何保障?

  6、互聯網法律服務的風險如何防范?

  7、如何規范執業律師觸網服務?

  8、互聯網法律行業如何規范、有序、正當競爭?

  (二)從傳統法律服務的角度看,似乎有以下問題需要思考:

  1、未來的法律服務是否可以逐漸降低乃至部分法律服務(諸如非訴訟法律服務、文本起草等)徹底放棄對律師人的依賴性?

  2、未來的法律服務可以無限地被互聯網思維引導而實現標準化、規范化乃至成為法律服務主流?

  3、未來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社會分工的不斷細化,個性化的法律服務需求是會萎縮還是會增長?

  4、法律服務的互聯網化主要內容僅僅是服務的標準化、流程化還是服務的徹底、全面互聯網化?

  (三)筆者的思考

  我們經常聽到一個說法,律師和醫生是一生需要交的兩個朋友,都是與我們生命攸關的。因為與諸多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的合作,一直觀察、關注、思考著法律服務,同時因為之前接觸到醫學,所以了解了醫學尤其是中醫診斷的一些內容,知道多年前,有人曾想將中藥、中醫與中醫大夫剝離,采用電腦診斷和電腦開處方,使用機械手抓藥、遠程醫療等,從而徹底解決中醫、中藥標準化,降低乃至徹底放棄對中醫大夫的依賴性,以實現中醫、中藥的現代化和可無限復制化。但這樣良好的愿望到今天似乎依舊是停留在局部、實驗階段。中醫“四診儀”、“電腦中醫”---“全自動脈象儀”等等出現多年,但其應用始終未能實現規模化和普及化。 因此,筆者經過思考,形成了如下觀點,以供商榷:

  1、法律服務無法離開律師人等法律服務專業人員而實施:律師就像中醫一樣,不但需要法律專業知識,還需要包括法律行業從業的閱歷、經歷和智慧,并不斷豐富和增厚。因此,無論借助多先進的互聯網技術和互聯網思維,律師人依舊不可或缺,而且還將可能越來越與人緊密地結合,尤其是行業的嬌嬌者,更是無法徹底切割。

  2、律師將是一個永遠存在并將逐漸被提高社會地位的職業群體: 隨著經濟活動頻繁,利潤的平均化,風險的防范就成為保障利潤或者利潤的直接來源,法律服務的水平將直接體現出效益,隨著網絡的普及,國民的基本法律意識和知識得到提高,因此推動律師服務的水平不斷提升,而能夠在發展的市場中立足的律師,一定會被更加重視并尊重,其價值亦會充分體現。

  3、互聯網思維會推升法律服務的水準:因為互聯網的便捷性和信息的海量性,勢必使得任何人想自行獲得幫助,則首先是互聯網思維:使用互聯網檢索答案,可能檢索的結果是數百乃至數千條,而究竟哪個答案是最終的,或者是標準的,或者確定是對的,則沒有辦法驗證,但當事人卻因此而獲悉了基本信息和基本的可能,有了基本的判斷。在其尋找到律師,進行面對面的服務需求時,將會變得更加有效、更有針對性,也同時在驗證答案。因此就要求提供服務的律師,具有比較高的水準。否則,就很難滿足客戶的實際有效需求,獲得客戶的認可,并最終獲得客戶消費價值。

  4、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是技術+平臺+律師(律所)的結果:沒有好的互聯網技術,無法搭建起好的平臺,而僅有平臺,沒有優秀的律師(律所),舞臺再炫,依舊缺了主角。因此,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一定是先進的平臺技術硬件與優秀的律師(律所)資源軟件相融合才能結出的好果。目前的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機構,大多技術、平臺硬件尚可,但律師(律所)軟件資源就不敢恭維,大多界定為給律師提供案源的通道,或者與律師個人合作,而往往尋找到的多是剛剛執業或者業務不理想、執業經驗閱歷等欠缺的律師,致使整個平臺的專業法律服務力量薄弱甚至談不上專業。當然也因為提供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的機構將投入主要集中在平臺、技術、市場、品牌推廣等,而唯獨對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投入甚少甚至主要使用免費的律師服務(以平臺提供案件案源吸引律師提供免費服務甚至還有向律師收費的)。同時,優秀的律師也因為業務本身繁忙,亦無暇顧及這樣的服務,更別說讓其免費提供服務或者倒付費了。雖然,有個別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采用了后臺律所的模式,但據了解,依舊是所里剛入行的律師甚至實習律師參與,這樣的結構更是拉低了優秀平臺的成長性和成長速度,就像一個五星級酒店的大堂、就餐區非常富麗堂皇,但餐廳的后廚、服務人員卻不給力,硬件夠硬,軟件太軟。

  5、需要盡快明確互聯網法律服務的法定地位:截止目前,尚未有從事互聯網法律服務的機構被正式定性。諸如有機構被傳涉嫌非法經營刑事問題、有機構被當地工商等部門查處、有機構被當地律師管理機構投訴等等,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作為市場探索的一個方向和方式,需要像互聯網金融一樣,亟需給出一個明確的定位。對其開辦的程序、設立的條件、運行的人員資質、經營的許可與否等均需明確,以避免現在這樣打擦邊球的現象,無論是對律師行業還是互聯網行業可能都因為這一個不確定性而面臨風險。

  6、如果要從事優秀、成功的互聯網思維下的法律服務,缺了律師、律所、先進的互聯網技術平臺任何一個都不行,而集合了優秀的律師以律所的名義承接互聯網法律服務的后臺專業服務,可能是目前比較好的解決各種問題的方案。因為律所整體參與,解決了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對外提供法律服務的資質問題,亦解決了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與單個律師合作的無序狀態,化解了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與律師個體的合作導致的律師事務所對互聯網法律服務機構存在的諸多詬病。

  7、法律服務的互聯網思維雛形:互聯網思維對法律服務的滲透可能已經勢不可擋,其實法律服務借助互聯網思維發展的思路早就存在。筆者經過統計,發現上海執業的1273家不同類型的律師事務所,80%以上創建或者曾經創建了自己的網站,上海市律師協會也運營了東方律師網,這可以看做是律所、律師行業順應互聯網思維的一個雛形。

  但遺憾的是,實際運營的情況參差不齊,經過對50家不同時期設立的律所的網站截至到2014年6月30日止的信息調研分析,發現其中9家所網站自2014年1月以來無任何更新,占到了調研的18%;而在2014年6月份當月有最新更新的為25家,占到調研所的50%;其中有一家2005年設立、2006年運營網站的律師事務所,其網站在2008年5月最后一次更新后,至今再無任何更新。調研的50家律所網站中,有近半被調研閱覽者定義為不便捷,信息不完整。

  通過不同渠道訪談,得知的情況大致為:(1)業務做的好的律師不愿意或者沒有時間維護網站,業務做的差的律師可能又無從下手,亦無資源可以用,更無力組織實施;(2)對互聯網不是很了解,對內容添加、更新等簡單的網站維護不懂;(3)律所管理層、整體律師對互聯網的意識不夠,甚至有愿意花錢去其他網站做廣告也不愿建設自己網站的情況,更不可能配備專業的網絡維護、運營、管理人員。

  律師如可以將重心放在律所,眾多律師形成合力,律所將未來服務的重心放在與現代技術尤其是互聯網技術結合、融合的方向上,則對律所已經建立網站的維護和互聯網化運營就需要重視起來,即使從宣傳和推廣的角度,也是值得重視的。

  法律就像藥,律師就像醫生,律所就像一個醫院,互聯網就像醫生看病的各種手段,引入了互聯網思維的法律服務,可以提高律師工作的效率,更好規范律師工作服務流程,再現律師工作的過程,但終究法律服務需要律師主導,因為每次的法律服務、案件代理,都與律師個人或幾個律師組成的團隊個性化工作分不開,比如口頭表達、文字表述、溝通方式、溝通能力、關注重心、親和力、判斷力、著眼角度、對證據材料的解讀、組織等等,會成為影響甚至是決定法律服務最終結果和效果的不可忽視的方面。因此,融合了執業律所(執業律師)、互聯網思維而形成的適應市場的法律服務一定是未來的方向。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