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消息 |
《紅色娘子軍》作者訴中央芭蕾舞團獲賠12萬元
發布時間:2015-05-19 11:23:15 作者:高健 來源:

  歷經三年的版權之爭,昨天終于落槌,西城法院對《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糾紛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中央芭蕾舞團和電影《紅色娘子軍》的劇本作者梁信之間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有效,且中芭在2003年后的演出不構成侵權,但應向梁信支付相應的表演改編作品報酬共計12萬元。宣判后,中芭一方明確表示,將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梁信訴稱,1964年,中芭根據其創作的電影《紅色娘子軍》劇本改編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并公演。1993年6月,原被告雙方依照1991年6月公布實施的我國著作權法訂立協議,協議確認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系根據梁信同名電影劇本改編而成,同時約定,中芭一次性付給梁信5000元,作為向作者支付的報酬。該協議于2003年期滿后,中芭遲遲不與自己續約。因此,梁信要求中芭停止侵權,在未經自己另行許可的情況下,不得演出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并公開賠禮道歉,賠償損失55萬元。

  中芭方面則認為,1993年6月雙方簽訂的協議,中芭已經一次性支付給梁信改編表演作品原創費用,請求法院駁回梁信的全部訴訟請求。

  針對雙方爭議的焦點,法院在判決書中一一予以回應。

  焦點一

  梁信的應允是作品使用許可嗎?

  法院認定,在1964年特定的政治、法律和社會環境下,梁信應允、幫助中芭改編《紅色娘子軍》,應視為作品使用的許可,中芭從而獲得了《紅色娘子軍》改編和表演的權利。

  法院還認為,在本案中,鑒于中芭既是改編者又是表演者的雙重身份,這種許可應該既包括改編權,也包括表演權。此種情況,在既往司法審判實踐中亦有相同的規定,即對口頭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已經履行,且當事人雙方對口頭約定的主要權利義務的內容無疑義,或者通過有關證據予以確認的,可以認定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有效。如此認定,既符合我國《民法通則》所規定的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的誠實信用原則,也有助于那個時期形成的大量文學藝術作品的穩定性。

  焦點二

  1993年6月簽的協議啥性質?

  法院認為,雙方在1993年6月簽訂的協議,主要是協商表演改編作品如何付酬問題。而且根據相關法律規定,作為表演者不論是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還是使用改編已有的作品產生的新作品進行演出,其承擔的義務就是應當向原著作權利人支付相應的報酬,而沒有必要再去征得原著作權人的許可。故法院認為,原被告雙方于1993年6月簽訂的協議書不屬作品許可性質,而是表演者表演改編作品時給付原作者報酬的約定。

  焦點三

  2003年后的演出是否侵權?

  基于上述原因,法院不支持梁信訴請要求確認中芭在2003年6月以后的演出構成侵權并停止侵權的主張。但是,法律明文規定:不論是表演他人作品還是表演改編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都應向原著作權人支付報酬。雖然中芭堅持認為,1993年6月雙方簽訂的協議已一次性將付酬問題解決,但通過對協議的內容及簽訂協議之前時任中芭團團長李承祥致梁信的信函內容分析,所謂“一次性給付”應為十年之約,而非一次性終了此事。

  最終,法院根據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芭蕾舞劇的表現形式,文學劇本在舞劇中的作用,以及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演出和獲益情況,酌情判令被告支付梁信相關損失12萬元。

  對于賠償數額,在隨后采訪中,法官補充道:著作權作為知識產權,內在價值是無法完全用金錢來衡量的,所以在賠償數額的確定上,法院更多考慮的是對梁信獲得報酬權利的尊重。

  焦點四

  未給梁信署名是否侵權?

  法院提出,梁信的署名權應當受到保護,但在中芭網站頁面上介紹經典劇目《紅色娘子軍》時未能為梁信署名。雖然訴訟中,中芭出示的不同時期的節目單上,顯示了為梁信署名的情況,表明對原告署名權的注意。但中芭在使用梁信作品時,不論采取何種形式都應為其署名,據此,法院認定,中芭侵犯了梁信的署名權,應當賠禮道歉。關于賠禮道歉的方式,考慮到被告侵權的事實、情節及影響,法院認為以書面的形式向梁信道歉即可,無需登報賠禮道歉。判決還指出,如果中芭逾期不執行賠禮道歉,法院將選擇一家全國性的平面日報媒體擇要刊登相關內容,費用由中芭承擔。(來源:北京日報)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直播